话剧《天上草原》:用真情谱写的民族团结赞歌

    发布时间:2018-03-30 11:27 点击次数: 来源:中国民族报 羊角岩

    由长江人民艺术剧院、湖北省艺术研究院及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歌舞团联合创作演出的话剧《天上草原》,是一部让人流泪、引起心灵强烈共鸣的精品力作。该剧曾荣获第十五届中国人口文化奖舞台艺术类戏剧一等奖。

    《天上草原》由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剧团导演黄定山执导,湖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一级编剧彭阳担任编剧。该剧以援疆医生周际平、女干部李芹和小学教师胡智光的故事为主线,塑造了一批真实可信、有血有肉、鲜活感人的湖北援疆干部形象。他们将亲情、友情、民族情交织在一起,扎根边疆基层、奉献自己,全力推动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呈现出湖北援疆人的家国情怀和离愁艰辛,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民族团结赞歌。

    两条线索,带领观众一起探秘

    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我们所能经历的最美好的事情是神秘,它是所有真正的艺术和科学的源泉。”

    《天上草原》以两条线索,带领观众一起探秘:一条是记者向娜去采访,这是一种外来介入式的探秘方式。女记者所采用的“质疑式”采访方式,饶能激发观众“掀起你的盖头来”的探秘欲望。剧情在推进过程中抽丝剥茧,一一为观众释疑解惑。

    另一条线索是周际平在剧中探究父母的情感之谜,这是一种向内介入式的探秘。为什么父亲会抛弃母亲?为什么母亲对父亲一直念念不忘?这不仅是周际平一个人的疑惑,他父母的情感故事代表的是老一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的情感史。

    剧中人物所置身的典型环境,诸如沙尘暴中迷路及获救、男医生接生3个婴儿、牧民转场遇暴风雪牛羊炸群、冰雪融化导致泥石流、军垦戍边等,都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无法体验到的场景,对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典型人物必定是在典型环境中成长的,《天上草原》正是将医生周际平、女干部李芹、教师胡智光放置于这种特定的典型环境中,才更加有利于刻画人物形象,使之更加生动饱满。

    大胆创新,引领艺术超越标高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艺术生产也强调创新精神。如果没有创新,就不可能获得文化上的自信,也就失去了戏剧创作的价值。

    然而,正如剧中记者向娜所说,对于该剧这种政治性很强的“命题作文”来说,创新的难度更大,主创团队面临着严峻挑战。笔者理解,这部剧的创作难点主要在于剧中没有坏人,没有对立面,总体感觉是一种“好人好事”的纪实报告,这样的剧情设置,必须用一些创新点来征服观众。

    在题材选择上,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我国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从2010年开始,在文艺舞台上表现这方面工作成果的新作品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创作《天上草原》这样的作品,无疑是一种大胆的创新。

    题材新,则内容新、人物新。新的工作内容、新的人物,都是此前中外经典戏剧作品中没有出现过的。周际平是湖北援疆医生,在他之前,当地医院甚至连做最简单的心脏病手术的条件都没有。周际平刚到新疆时遇到了一件事:一位女病人需要做心脏手术,却因当地医院没有手术条件,只能安排病人转院,病人在转院途中死去,这件事令他久久不能释怀。3年后,在周际平即将回湖北时,湖北为当地医院提供了一批手术器械,使其医疗条件得到很大改善,已经可以做心脏搭桥等高难度的手术了。

    一部成功的艺术作品,最重要的还是思想性的提炼。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激励人们向上向善、孝老爱亲,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天上草原》正是对这种“新道德”的艺术化呈现,它像盐溶于水一样,通过鲜活的艺术形象让观众在不知不觉间受到熏陶与濡染。

    精雕细刻,追求作品真实可信

    看本剧,笔者有一个感觉,就是主创团队把高度逼真、新闻报道般的可信度当作了一个重要创作原则。艺术作品是真实多于虚构,还是虚构多于真实,属于是两种不同的艺术追求,本剧强调的是前者。

    湖北援疆的整体背景是真实的。在这一大前提下,主创团队通过较长时间的采风,获得了大量一手创作素材。2014年7月,笔者作为湖北作家代表团的一员,曾赴新疆博州采风,在精河县医院采访了两位湖北援疆青年医生覃小敏、张正艳。精河县医院刚由湖北援助了微创设备,但本地医生都不会做微创手术。刚到精河援疆的男医生覃小敏,给当地患者做了第一例子宫微创手术。采访时,覃小敏刚到精河县3个月,已做妇科、产科手术近200台,平均每天做两三台手术。张正艳是耳鼻喉科医生,医院领导听从她的建议,配齐了耳鼻喉科急需手术设备,一般的手术在当地医院就可以解决了,不必再转去乌鲁木齐的大医院。

    观看《天上草原》时,笔者想:主创团队采访时,或许也在精河医院采访了覃小敏、张正艳吧?他俩似乎正是剧中周际平的原型人物。

    人物性格的真实性是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剧中李芹局长在抗洪抢险现场邂逅前来探亲的丈夫,向他检讨称,自己“蛮多缺点”,构成了她的可爱之处,也避免了人物形象的“高大全”和“脸谱化”。

    剧中的场景和道具也是逼真的。既然是“草原”,青草是一个重要的意象,剧中进行了真实的呈现。最精彩的真实细节,当数李芹老公用冷水浇淋身体的情景——在舞台现场往身上淋一桶水,处理起来很有难度,而这一细节的艺术张力很大,具有相当的力度,耐人寻味,让人感叹。

    总之,《天上草原》是一部精雕细刻的作品,它经得起推敲,也经得起历史与时间的检验,是湖北戏剧创作中一部标杆性作品。它荣获第十五届中国人口文化奖,确为实至名归。